傷慟的健康威脅 留給自己悲傷的權利

文/聯安預防醫學機構 聯安診所家醫科 陳采汎醫師

【Doctors Talk】專欄


陪伴多年的毛小孩走了、職場上的好夥伴離職了…,熟悉的人事物忽然離我們而去,過往常見的情景已不在,除了錯愕,可能會發現自己的悲傷比想像中還要巨大。那種悄然的悲傷或許表面上不猛烈,但讓我們不知不覺沈浸其中,成為心裡巨大的結,其實悄悄危害著我們的身心健康。

生活忽逢巨變的人們,常有身體不適、情緒及睡眠品質不佳的困擾,而根據我的臨床經驗觀察,這些症狀時常沒有獲得足夠的重視。其實,無論是臨床經驗或是研究統計都可以發現,「悲慟」對於現代人的生理、心理皆會造成實質性的健康影響,而女性所受的影響甚至可能更為顯著。


女性在傷慟後更容易出現健康風險,憂鬱症風險也較高

失去子女恐怕是人生事件中極大的悲慟。根據丹麥團隊透過2萬筆數據發現,失去孩子後的雙親,自然死亡或是疾病、自殺、交通意外的風險都顯著上升。其中,女性的風險更是比男性高出1.4倍,長期死亡風險也比同年齡沒有失去孩子的女性高出3倍。而已開發國家中的女性,平均罹患憂鬱症的風險將近是男性的2倍。

若推測可能相關的原因,除了性別上社會文化的框架與期待(比如應照顧好家庭、孩子)、經濟能力、教育程度的影響之外,女生獨有的生命歷程,例如懷孕、經期,也可能具有相關性。

雖然傷慟確實影響著健康,且女性影響更為顯著,但在我的臨床經驗中,面對傷慟,多數人經常沒有意識到它所帶來的健康威脅,或選擇漠視、逃避,甚至可能否定自己悲傷的權利。


多元定義「重要他人」,留給自己悲傷的權利

我曾接觸過一名50歲的個案,她因為身體疲憊、睡眠不佳、情緒低落,來到聯安診所進行健康檢查、功能醫學檢查。檢查的結果,不僅意外發現惡性腫瘤,荷爾蒙檢測數據也有腎上腺功能低落的問題,後者的結果可能與長期壓力負荷相關,而這也確實容易造成睡眠不佳、情緒低落與身體疲憊的惡性循環。

在諮詢過程中,透過對話回頭釐清症狀的起源與相關的重大事件,我們才得以重新看見,她的這些身心症狀,與她共事30年的老闆離世有關…。

面對老闆的離世,她認為自己僅是員工,又不是老闆的家屬,「不至於也不應該那麼傷心」,因此她從未跟別人提過這件事對她造成的影響,甚至開始自我批判自己的傷心程度。而這多年的工作夥伴關係,其實是她人生中重要的一部分,但在社會框架下,卻成為容易被漠視的重要他人,因此她也忽略了自己在這事件中所面對的傷慟。

現代人的生活模式跟情感模式都已更加多元化,足以影響自己生命的「重要他人」也並不再只侷限於至親,可能是毛小孩、朋友或是共事的同事、夥伴。重要他人的定義,不該被社會刻板看法所制約,而這是容易被大家所忽略的。


「允許自己悲傷」是走出情緒囹圄的第一步

當周遭發生變故時,各種情緒反應都是可以的,而情緒流動與變化所需要的時間,確實沒有標準答案。所以,允許自己的情緒,是重要的第一步。

首先,請停止否定自己有悲傷權利,悲傷也沒有既定的形式。去傾聽它的聲音,感受它、與它共處,並願意接受療癒,當你願意面對傷慟及傷慟中的自己時,才有走下去的力量。

這位個案,在對談中敞開心述說自己的傷慟,並在諮詢中整合所遇到的身心症狀與檢測數值,在我們聯青整合醫學診所的協助下,除了調整生活習慣中的飲食、營養素調整、身體活動、與睡眠習慣,同時也轉身面對曾被自己忽視的傷口,正視自己於生活中的情緒支援、自我覺察,在後續回診追蹤後,不僅身心症狀明顯改善,荷爾蒙數值也大幅進步。
 


理解之下的同理

而當我們身為非傷慟事件的當事人時,若能對於傷慟所帶來的健康威脅有所理解,或對於可能被重大傷慟事件所影響的對象有更彈性的眼光,就可以擁有更貼近的同理。

經常,很多人面對遭逢悲慟的朋友們,不知該如何安慰。而當我們開始理解,悲慟沒有固定的形式與時間軸,我們也就不會說出像是「沒什麼大不了」、「你不要難過了」、「趕緊振作起來」等等的話,而這些可能會加強當事者對於自己悲慟的漠視與否定。

當我們自己面對傷慟時,不評判自己是否應有情緒,並理解傷慟確實影響著身心的健康。發現自己已陷入困境時,也允許自己伸出手請求支援。因為人生總有經過隧道的時候,而這條隧道既然有入口,就一定也有出口的。

 

聯安預防醫學機構 聯安診所 家醫科醫師 陳采汎

醫療背景

• 國立成功大學醫學系畢業
• 家庭醫學科專科醫師
• 安寧緩和醫學專科醫師
• 美國整合醫學專科資格

 

資歷

• 大林慈濟醫院家庭醫學科住院醫師 
• 美國亞利桑那大學整合醫學臨床研究員 
• 病人自主權利法核心講師

 

專長

• 整合醫學 • 輔助療法 • 營養諮詢 • 身心靈健康 • 安寧緩和醫療 • 慢性疾病 • 預防醫學




 

♛ 本期精選文章

青光眼是隱形的視力小偷!5分鐘檢查出所有眼睛疾病
腎臟病怎麼吃最健康? 主廚與營養師聯手教你這「四低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