拔草何必急一時—茶農鄭信忠

文/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 慈心大地

年輕活力的鄭信忠,辭去廚師工作返回坪林故鄉,跟隨母親鄭李珠走進有機茶園,這也是母親長久以來的心願。自稱「集全部壞習慣於一身」的他,揮別「江湖」的日子,開始過著比太陽早起的農耕生活,當菸酒味淡去,過去結交的朋友覺得他「退步」時,慈心義工卻發現他變得「慈眉善目」許多。

鄭信忠過去不喜歡種茶,每次天還沒亮就要下田幫忙,霧濛濛一片,一進茶園,雨鞋就灌進水,心就低落下來;母親要求他做有機、協助除草,打從心裡不喜歡,就算幫忙扛肥料,也盤算著扛一包會賺多少錢;對「淨源計劃」沒有概念,因為居住在水源區,有禁建、用藥等種種規定,覺得種植茶樹是個束縛。

當他看到遠從外地來的慈心義工,在自己的故鄉如此努力,有時忙到臉色發白,還說:「沒關係,可以撐下去。」看到父親把樹蛙卵泡丟出去,義工馬上又撿回來,還說:「佈置好環境,樹蛙才可以活下來!」義工被虎頭蜂蜇到,只是拚命地抖著褲管說:「不要去傷害牠。」奄奄一息的小蟲從天而降,義工對牠們送祝福;茶園裡的害蟲,義工一隻隻的放進盒子裡帶到茶廠。他對義工的行為產生疑問:「一般人不是都直接打死嗎?」但是潛移默化中,看到義工對生命的尊重,覺得自己也應該這麼做,不知不覺地自己也變成「傻瓜」了。

受到義工的影響,而今做有機的鄭信忠,扛肥料不嫌苦,動腦筋找出分批、省工的方式將幾十包肥料扛上山也不覺得累;即使自己沒有想過潔淨水源,至少做有機可以幫助居住在下游的親人飲用乾淨的水。現在到茶園,依然是天沒亮,依然霧濛濛,但一想到「淨源茶廠對我們很好,不可以『漏氣』!」打起精神,唱著歌工作,當曙光乍現,有種海濶天空的感覺。

鄭信忠做事講求方法,經過不斷地觀察,逐漸改變想法和做法。「老一輩的觀念,草都要拔得乾淨,其實茶葉並不如小草好吃。」當他發現除過草的地方,茶樹上有些小蟲;然而,尚未除草的茶區,蟲反而安棲覓食在雜草中,「何必急著拔草?不如讓蟲子在草上多停留一點時間,只要預留一周來除草就好了。」長不高的草就不除,可以保護地表,其餘除下來的草,直接留在原地,和有機肥一起變成茶樹的肥料。

去年冬天,鄭信忠早上穿著厚外套到茶園,到了中午竟然赤日炎炎,氣候的異常,更讓他體認到有機護地球的重要,他跟義工說:「大家來做有機,不能讓土地光溜溜!不然,地球真的快不能住了!」他已感受到推廣有機栽培的急迫性與必要性。